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

深港湾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8|回复: 0

[灌水区] 笨贼想抢劫马云 在阿里巴巴门外蹲两天没搞清有几个门 [复制链接]

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928
威望
0
贡献
369
金钱
896
湾币
0
发表于 2018-4-19 19:14:54 |显示全部楼层
长安君(ID:changan-j):马云,这个2017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三的男人,让不少迷妹大声喊“ba ba”。

  其实,马云“爸爸”不仅深受女孩子的追捧,就连几个男人也对马云朝思夜想。

  只不过,这几个男人想的,竟然是抢他——
  故事是这么开始的
  2016年10月的一天,江苏省江阴市秋雨绵绵。刘一卫和江朋被押往江苏省南京市浦口监狱关押,即将开始他们的监狱生活。

  刘一卫可能没想到,年初从新疆离开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“我们从新疆出发,先去了北京市朝阳区的一些高档小区,想要抢劫明星;又去了浙江杭州的阿里巴巴公司,想要抢劫马云;最后来到了江苏江阴,想要抢劫海澜集团的老板,可因为偷车牌,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抓了!”

  庭审中,被告人刘一卫和江朋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2016年9月,被告人刘一卫和江朋被江阴市法院以抢劫罪(预备)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六个月不等。

  至此,这出一路打算抢富豪的危险闹剧终于画上句号。

  欠赌债催生抢劫歹意
  2016年2月,新疆的五家渠市大雪还没有消融。刘一卫蜷缩在家里,已经好几天没有出门。

  年逾四十,依然沉陷在赌博的恶习里难以自拔,妻子早已忍无可忍离开了他。刘一卫隔三差五就进拘留所,外面欠了上百万的赌债。年关将至,要债的电话此起彼伏,催收的债主来势汹汹,他白天不敢开门,晚上不敢开灯。

  刘一卫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手机,拨了江朋的电话。江朋比刘一卫小了十几岁,生得高大魁梧,同样沉溺赌博,与刘一卫因赌结识,成了铁杆“麻友”。

  

  (图来源于网络,与本案无关)
  电话接通,刘一卫沉重说出了心底酝酿多日的想法,“江朋,你最近日子也不好过吧,赌债窟窿太大了,我们出去抢一票吧!”

  电话那头江朋沉默了一会儿,说了句:“好,我现在去你家。”

  北京城内寻明星
  二人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去哪儿抢、抢谁、怎么抢,一点想法都没有。五家渠是兵团建市,除了部队,人口稀疏,很多人走在大街上都觉得脸熟,万一被抓坏了名声,子子孙孙都要跟着蒙羞。

  两人都认为,不能在本地抢劫。

  刘一卫考虑良久:“要不,去北京试试?电视上说,很多明星都住在北京市朝阳区,而且大明星我们都认识啊,如果小区里遇见,我们可以直接跟到家里去抢!”

  江朋对这个阅历丰富的大哥一向言听计从。

  接下来二人买了两把弹簧刀、一把电警棍、几副骇人的面具,刘一卫又从所剩不多的钱里拿出几千块,在网上买了一把钢珠枪、一瓶迷药,办了两张假身份证。

  
  (图来源于网络,与本案无关)
  2016年春节刚过,二人开着一辆越野车从五家渠出发了。一路开了两天才到北京,两人顾不上旅途劳累,通过手机导航,磕磕绊绊找到了朝阳区的一个高档别墅。

  刘一卫让江朋先去查探情况,可江朋去了十几分钟就灰头土脸地回来了,说没有预约或业主通知进不去,而且有很多保安和监控。

  刘一卫埋怨江朋不够机灵,只好亲自去看。

  走到小区门口,刘一卫本想找个借口上去搭茬,却发现三名保安警惕地看着他,想着一开口就会暴露外地口音,他只好缩了回来。他沿着围墙走了好一段,发现栅栏很高,上面全是尖形设计,很多地方还有摄像头,也没有翻墙进去的可能,他在心里长吁一声出师不利,颓然而返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他们又去了好几处高档住宅区,可全都安保严格、防控周密,没有下手的机会,只得悻悻离开。

  阿里巴巴门外蹲守
  抢不了明星,还能去哪呢?

  “2016年2月20日上午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应邀在亚布力论坛做了专场演讲……”偶然跳出的汽车广播钻进耳朵,刘一卫瞬间兴奋起来。

  “不干则已,一干惊人!江朋,我们去阿里巴巴抢马云,我们去抢中国首富!网上说马云开一辆迈巴赫,牌照网上也有!我们就到阿里巴巴公司门口去,一旦这辆车出现,立刻跟上,到僻静的地方抢劫!”

  江朋听罢也立刻来了精神,赶紧上网查了传说中马云的车牌。

  3月中旬的一天,二人开车千里飞驰,用十多个小时从北京赶到了杭州,接着马不停蹄直奔阿里巴巴公司。

  可眼前的宏伟景象却让二人有些始料未及,建筑纷繁复杂、高楼鳞次栉比,他们转了一圈发现连这里有几个大门都弄不清楚。

  
  (图来源于网络,与本案无关)
  二人想当然地认为,首富当然会走最壮观的大门,于是买了一箱方便面,就着纯净水,在集团大门口附近守株待“马”。苦苦支撑了两个白天,不敢有丝毫放松,可每逢下班时间,车辆鱼贯而出,却没看到传言中马云的那辆座驾。

  困乏难当,江朋有些泄气,“卫哥,这样不行啊,我们哪知道马云在不在,哪知道他从哪个大门下班,万一他出差了呢?万一他从其他门走呢?”

  刘一卫想了想,也是这么个道理,这样蹲守无异于大海捞针,何况他们已经见识了杭州城里的车水马龙,即便真等到了马云,也未必能跟上他的车。

  想到这里,刘一卫暗自哀叹一声命途多舛,面上却强打精神安慰起江朋,“别灰心,继续走,反正我们不达目的不罢休,总有发财的时候!”

  犯罪预备也要罚
  江朋拿起手机继续查询,发现海澜之家总部在江苏省江阴市,老板也非常富有,便向刘一卫提议去江阴抢劫海澜集团老板。

  2016年4月10日,二人来到江阴新桥镇,先找了一家便宜的旅馆住了下来。躺在床上,刘一卫思量着“事不过三”,而且新桥镇并不太大,于是乐观起来,觉得这第三次一定能成,于是开始琢磨起如何逃跑的事。

  
  (图来源于网络,与本案无关)
  刘一卫提出,一路奔袭回新疆,路上有很多卡口和警察,万一被害人记住了车牌号码并报警,被抓是迟早的事情,所以必须换车牌,“江朋,夜里我们出去偷几副车牌,装在车上经常换换,这样真实身份就不会发现,方便逃跑!”江朋听罢连连称道。

  趁着天黑,二人来到新桥镇上的一处僻静弄堂里,接连卸下了几辆车的车牌,又悄悄回到旅馆,只待次日到海澜集团将老板抢劫,卷款逃走。

  始料未及的是,还未等到天亮,4月11日凌晨,警察破门而入,将还在睡梦中的二人一举抓获。

  原来,车主发现车牌被盗后立即报警,而弄堂口的监控将二人拍了个一清二楚。

  侦查人员通过跟踪车辆轨迹,分析研判行踪,不出几个小时就寻找到二人,随后在车上查获刀、枪、面具等各种犯罪工具。二人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抵赖不掉,如实供述了想要抢劫的事实。

  至此,这场凶险又可笑的“壮举”,未及实施便戛然而止。

  承办检察官解释,为了犯罪准备工具、制造条件的,是犯罪预备,而抢劫罪是严重危害公民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,本案中,被告人为实施抢劫,准备了枪支、刀具、迷药等多种犯罪工具,驾车四处寻找目标,人身危险性非常大,达到了追诉标准,故应以抢劫罪(预备)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在此,长安君也想奉劝刘一卫、江朋等异想天开的人:抢马云爸爸,不如学习马云爸爸。唯有艰苦奋斗,该属于你的自然会属于你!

  .长.安.剑

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|Archiver|手机版|深港湾社区   繁体中文

GMT+8, 2018-5-25 14:37 , Processed in 0.04479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